您现在位置:食安山东网 >> 法规标准 >> 浏览文章法规标准

“妈妈的味道”该不该贴标签 ——一碗粉蒸肉引发的公案

食安山东网 2022-5-5 12:55:22 来源:中国食品报网 作者:杨晓晶 综合整理

  【近日有媒体报道,重庆的王女士销售婆婆自制的粉蒸肉、回锅肉等土特产时,被职业打假人指出货物没有标签,是“三无产品”,并向法院起诉。法院二审判决王女士退还货款并给予10倍赔偿,共计约5万元。此事在网上迅速成为热议话题,由于公众认知不太统一,支持者与反对者互不相让。业内人士表示,对于自制食品等新兴的交易模式和消费场景,监管部门和平台首先要守住底线,防止自制食品吃出问题,并做好合规管理。同时,最为关键的是商家自己须合规经营,做一碗不管是职业打假人还是普通消费者,谁也打不翻的“粉蒸肉”。】

  “大生意”换来一纸起诉

  据报道,买家邵某以“单位团购”为由在重庆王女士经营的网店“毛妈妈”购买了150份扣碗类产品,本以为来了单大生意的王女士,两个月后却收到了起诉通知。邵某称她出售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明、无生产厂家的“三无产品”,要求退还4500元货款,且按货款的十倍金额予以赔偿。

  2021年11月,重庆合川区法院一审判决王女士退回原告邵先生4499.16元并赔偿原告44991.6元。王女士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二审中,重庆一中院认为,案涉产品在销售时在外包装上未标识生产者信息、产品保质期等必要的产品信息,应认定案涉产品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产品。

  在上诉中,王女士一家还曾提出,邵某的购买行为存在牟利目的,因此不应支持十倍惩罚性赔偿的请求,但法院未采信上诉意见。

  从工商登记信息来看,王女士婆婆“毛妈妈”不只是一位农村老太太,还是一户有经营行为的市场主体。企查查数据显示,“忠县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是一家个人独资企业,由儿媳王女士100%持股。该企业在食品类别和广告销售类别上拥有9个“毛兰英”相关商标。王女士名下至少还有一家企业,名为“重庆毛妈妈农产品加工有限责任公司”。公开报道还显示,企业从2017年起已开始经营,2019年年产量已达30余吨,有近百人的微商团队。

  这些信息意味着,“毛妈妈土特产”符合食品安全法所称的食品生产经营者,其销售的食品外包装上应当有标签,或者标明食品的名称、生产日期或者生产批号、保质期以及生产经营者名称、地址、联系方式等内容。如果缺少这些标签,就有“三无产品”的嫌疑。

  对此,邵某认为,“王女士售卖自家产品多年,明知需注明产品信息偏偏却没有做,法院判决没有冤枉她。”

  自制食品售卖质疑孰是孰非?

  事实上,许多自制自售的商家都遇到过这类纠纷。

  近日,就有甘肃一商家向媒体反映,有顾客在他的网店内两次购买牛羊肉后,以商品是“三无产品”为由要求店方退一赔十,索赔7万余元。无独有偶,今年3月,贵州一商家在售卖了自家腌制的酸菜后,被买家投诉到当地市场监管局。

  那么,究竟孰是孰非?自制食品怎么卖才合法?自制食品一定是“三无产品”吗?法律是如何定义“三无产品”的?

  “‘三无’不是严格的法律概念,一般是指‘无厂名、厂址、生产日期’。但需要指出,‘三无产品’有可能货真价实,并不一定真的有质量问题,而‘三有产品’也不一定就真的安全,也可能是由有毒、有害、变质、劣质原料制作。食品安全关系到千家万户、国计民生,因此在立法和执法监管上,国家和政府都力求完善、严格。”北京市社会组织法律调解中心副理事长张新年律师这样解释。

  但也有律师认为,根据食品安全法第六十八条规定,法律并不禁止出售散装食品,但要求在外包装上标注食品名称、生产日期、保质期、地址等信息。因王女士销售的土特产品均无相关信息,故被认定为“三无产品”,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但是,食品安全法同时规定,销售食用农产品则不需要取得许可。

  那么王女士售卖的自家产品是否属于食用农产品呢?据张新年介绍,《食用农产品市场销售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办法》对食用农产品的定义是指在农业活动中直接获得的供人食用的植物、动物、微生物及其产品。而蒸肉经过了烹饪处理,改变了肉的自然性状和化学性质,因此并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食用农产品。

  “职业打假人”之争亦真亦假消费者

  网上成千上万条评论中,邵先生职业打假人的身份也是焦点之一。

  事实上,在司法实践中,职业打假人是否为“消费者”也一直存在争议。有些法院认定职业打假人属于消费者,支持其索赔请求;有些法院则认为职业打假人不属于“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商品”的消费者,驳回其诉讼请求。

  这次法院支持邵先生的10倍索赔主张,是因为本案涉及食品安全,并非普通消费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购买者明知食品存在质量问题仍然购买的,并不影响依法索赔。这是为了保障食品药品安全做出的特殊安排,对于保证食品安全、威慑不良商家具有积极意义。

  对此,张新年表示,某种意义上,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商品以及消费欺诈等丑恶现象的存在,既有市场自身原因,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而不管是职业打假人还是非职业打假人,都起到了啄木鸟的角色。“一般情况下不应当过于考量打假人打假背后的动机,毕竟从现行法律规定来看,现阶段食药品领域中知假买假的职业打假行为并不为法律所禁止。因此,对打假人正常的索赔活动,应依法予以支持,但是,如果打假人维权异化,借机敲诈勒索,或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则另当别论,应依法予以打击。”张新年指出。

  另外,应该注意到,一方面,“有质量问题”和“不符合安全标准”是不同的概念,而法律真正应该打击的,是生产销售假冒、伪劣、过期等存在质量问题产品的不法商家;另一方面,具体的法条并不是万能的,本身会存在局限性,在法条之外还有法律原则,还有天理人情。在特殊情况下,为避免机械司法,法官应当借助法律原则来弥补具体条规的不足,以免违反立法初衷,违反公平正义。

  近几年,很多人借直播带货和朋友圈做小本买卖,消费者也因此吃到了各家美食。但是很多自制食品因为缺少标签产生了“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等问题,虽然这并不等于有质量问题,然而对于商家而言,为了避免纠纷,尚需合规经营,全力做好一碗不管是职业打假人还是普通消费者,谁也打不翻的“粉蒸肉”。(杨晓晶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张帆】



关键字:食安山东网
上一篇:莒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三项举措加强法制员队伍建设提升执法规范化水平
下一篇:没有了